农产品琳琅满目

  临近春节,家住矿区馨怡家园的市民王瑞珍最近经常光顾一家“超市”。与其他超市不同的是,这家超市名为“扶贫超市”,店内销售的农产品大多出自我市的建档立卡贫困村。“超市有蜂蜜、小米、土豆、红薯粉条等农产品,绿色健康,吃着放心。”王瑞珍说。

  1月11日,周末的“扶贫超市”十分热闹,一些市民正在这里购买农产品。“有没有玉米面,给咱称上二斤哇?”“有,这是今年新磨的玉米面,保证不掺添加剂,您放心吃。”负责销售的赵录红上前热情地招呼着。

  “扶贫超市”位于矿区平坦便民早市附近,不少市民逛完早市后总喜欢来店里选购些农产品。“好多是店里的老熟人,来了不用说我们就知道他要买什么。”赵录红打趣地说,眼看就要过年了,最近店里的客流量明显增多了,有些稀罕产品已经卖光了。

  承担“扶贫超市”经营的市利阳农产品有限公司,是我市的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之一。自2018年7月以来,“扶贫超市”标注着贫困村产地的农特产品,每天吸引不少顾客的目光。负责人李晓光介绍,超市内有我市30多个贫困村的农产品,矿区马家坡村的蜂蜜、石板片村的玫瑰茶、南山村的红薯;平定县岔口乡权黄村的小米、西头岭村的土豆;盂县仙人乡东庄头村的红薯粉条、葵花油……如今,“小超市”不仅带动了“大扶贫”,还让不少贫困村和贫困户的“山货”不愁卖,成了市民青睐的“尖货”。

  “喝了好几罐马家坡村的蜂蜜,觉得很纯正,口感香甜。这不,今天又来买了。”王瑞珍说,咱贫困村的农产品绿色无污染,吃起来放心,俺经常过来买点,也能为贫困户做点小贡献。王瑞珍选购了一罐蜂蜜,又买了一袋红薯粉条后离开了。

  占地400平方米的“扶贫超市”内,货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小米、土豆、连翘茶等。李晓光说,扶贫超市共分3个展区,分别是利阳产品展销区、龙头企业特色农产品展销区和贫困村特色农产品展销区。拿起一袋包装精美的小米,李晓光说,这是公司从西烟镇麻地掌村贫困户手里收购来的,因为品质高、口感好、包装精,卖得挺好。“麻地掌村地处深山,交通不便,好多农户手中的农产品卖不出去。公司利用‘扶贫超市’这一平台,将农户手中的优质谷子收回,加工生产成优质小米,包装后在店里销售,很受消费者喜爱。”李晓光说,公司与盂县尧上村、前河东村、椿树底村,平定县将军峪村,郊区代家庄村,矿区石板片村、马家坡村等30个贫困村签订了产业扶贫协议,为这些贫困村的种植加工企业和合作社、农户等提供销售服务。

  “扶贫超市”的成立不仅多了一条将“山货”送进城的通道,更让村民看到了未来发展的“钱”景。李晓光说,今后“扶贫超市”会进一步完善供货机制,形成“实体店+电商+合作社+贫困户”的产供销一体化运营模式,不断提升我市本土品牌农特产品的影响力,帮助更多贫困户脱贫致富。(焦 瑛)

 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yq.gov.cn/ywdt/xqdt/202001/t20200122_969435.shtml

  一直以来,扶贫资金“闲置”或是被挪作他用,造成一种令人尴尬的浪费是不争事实。尽管中央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,明确把扶贫资金使用权下放到县,并且可以统筹使用。然而,一些地方个别部门对扶贫资金的使用显得过度谨慎,或是人为的设置“障碍”“堡垒”,成了阻隔扶贫资金送达困难群众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又特别是在脱贫攻坚已然攻城拔寨的当下,出现这种情况,显然让脱贫的质量和成效大打折扣。

  你可以去当地政府和扶贫办问问,看到底什么原因没到位。

  你可以去扶贫基金会查一下是啥原因。

  可以到你当地。所管辖的这件事情的地方去问一问。看是什么情况?吃吃不到。

  文章来源:https://zhidao.baidu.com/question/623079078851735252.html

  “我真的有群,要进么?”

  这不是某个微商在拉人头。一天前,一名只有257个粉丝的用户发出一条“互相帮忙”的微博。随即,165条如上“有没有群”“互点互拆”的网友评论在下方展开。

  1月10日起,快手“集卡分1亿”的活动在微博和朋友圈迅速发酵。任何人集齐“缤纷快手、点赞中国”8字,便能在除夕当天瓜分1亿奖金,最高能得到2020元。

  这并非小数,但也只是预热。

  作为2020年春晚的独家互动合作伙伴,春节期间,快手将要发放的红包总额为10亿元,对比往年,这是红包金额最大的一年。

  过年发红包已经不是什么了。2015年之后,央视春晚的“发红包”活动就由BAT轮流包揽。

  2015年春节,包了一个5亿的现金红包,只要“摇一摇”手机就能拿钱。春晚短短的三个小时为微信带来了巨大的流量——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,峰值达到了8.1亿次/分钟。

  微信之后,阿里和坐不住了,正式加入春晚发包的抢夺战中。从2016年到2018年,支付宝一口气“垄断了”三年的发包活动,“集福”成为那几年春晚期间的“必备节目”。

  支付宝增加了抢红包的难度,通过完成任务集齐五福的人,可以平分总额为2.15亿的红包。任务包括给蚂蚁森林浇水、在蚂蚁庄园喂食、参与答题互动等等。除五福外,支付宝还推出了“沾福气卡”与“花花卡”,通过线下支付、分享给朋友等方式获得。

  巨大的付出得到了丰硕的回报。从集福活动正式开启(2016年1月25日)到凌晨零点,约有3万人集齐五福。不到十个小时,集齐五福的人增加了9万。

  2019年,百度成为春晚发包者,并将红包总额增加到了9亿元。9亿人民币换来了超过十倍的参与次数——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2月4日晚九点,也就是在春晚开始后一个小时,参与百度App红包的互动达92亿次(全球范围)。

  过去五年,在互联网巨头的参与下,春晚一年比一年热闹——一个数据显示,2016年,参与春晚红包互动的人次达到了3245亿次,是上一年的29.5倍。

 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,2015年春节,凭借摇一摇,微信支付打开了新的局面,确立了自己在支付界的地位。BAT逐渐意识到,春晚犹如宝藏,对于春晚的争夺,本质上就是对流量的抢夺。

 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曾分析,只要营销手段运用得当,互联网产品就能抓住一次跨越用户圈层获客的重要契机,实现指数级的规模增长。

  虽然春晚这块宝藏价格高,但是物超所值,不仅可以在短时间内打破瓶颈、实现突破,各家通过更改玩法还可以补足短板。支付宝当年的意图在于增强社交性,并且借机推广花呗和线下支付;而微信借春晚重点扶持企业服务与短视频业务。

  对于在2018年定下“2020年春节前冲击3亿DAU”的快手来说,拿下春晚的意图也非常明显。

  2019年12月25日,快手宣布成为2020年春晚红包独家互动合作伙伴。在激烈的竞争中,快手成功“接棒”,这也间接验证了,除了互联网巨头,春晚有其他选择。

  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,不论是微信、支付宝,还是百度,他们的属性都非常纯粹。快手的不同之处在于,它是唯一的短视频社交平台,其媒体属性更利于传播,而社交属性能增强互动。

  作为现代人消磨时间的最佳入口,除了工具类(比如支付)这种能够满足用户“刚需”的移动端产品之外,短视频是最活跃、也是最有存在感的产品。

  不管是日活、打开率、留存率、转化率还是其他数据来看,用户行为已经证明,短视频+社交=庞大的流量池。

  在众多的短视频产品中,快手的特质和优势非常明显。

  从行为来看,发红包和抢红包构成了“互动”,在这一方面,积累了8年社交经验的快手可以算是行业老手,对互动非常在行——2019年,快手全平台的互动点赞次数就已超过2800亿次。

  从用户数据和内容构成来看,快手日活更是已经逼近3亿;每天在快手记录分享生活的创作者超过2亿,他们来自不同地区,年龄、职业也有很大差异。

  在内容方面,有趣,真实、鲜活、生动、天然而质朴的内容构成了快手的内容阵地,可以说,快手呈现了众生百态。

  作为一个从民间成长起来的国民短视频平台,快手已经实现了“从人民群众中来再回到人民群众中去” 。快手与春晚的契合,根本还是在于调性相符。用2020年春晚总导演的杨东升的话说,快手是一家接地气的公司,而“接地气”也是2020年春晚的目标之一。他认为,接地气是让春晚融入千家万户的重要方式。要做到让老百姓喜欢,观众想看的演员、节目,包括很多节目形式都会在春晚体现。

  其实早在2019年2月,春晚就在快手上就爆红了一把。

  在成为春晚“官方内容分发平台”后,快手拿下了央视春晚、央视元宵、历届春晚的短视频版权。期间,除了春晚的新节目,费翔的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、毛阿敏的《思念》、李谷一的《难忘今宵》等经典春晚节目在快手上重新火了一次。

  2019年国庆期间,央视新闻快手直播间进行了长达70个小时的国庆阅兵直播,创造了10亿人次观看的数字。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认为,快手之所以能创造这个数字,得益于用户仅仅通过点赞、发送“666”这样简单的动作,就可以参与到国家盛事中。他说:“这是表达爱国情感的最简单直接的方式。”可以说,快手为每一个老百姓参与国家盛事,提供了一种简单方便的方式。

  有了BAT长达五年的尝试和探索,红包的金额不仅要越来越大,玩法也要“更新换代”。

  快手作为今年春节的红包发放者,带来了更加“友好”的玩法。在春节正式到来之前,快手为大家准备了“点赞中国年”的预热活动,让大家提前过年,提前领钱。

  1月1日,“点赞中国年”上线,这其中包含不同的玩法,比如“抢年货”“选号夺金”“年度视频” “集卡分1亿”“拆红包”等等。

  具体怎么玩?进入活动页面(快手App的侧边栏)后,会有一个巨大的中国,上面有持续闪烁的红心,这些红心来自用户的点赞。

  “点赞”作为快手用户最直接的交流方式,也成为本次春节红包活动的关键“线索”。当平台上的红心数量达到“里程碑”时,所有用户也都能领取到一定数量的红心。对于用户来说,收集的红心的数量越多,就能参与更多的活动,分到更多钱的几率也会增加。

  每参加一种玩法都会消耗不同程度的红心,如果想得到更多红心,可以通过完成一些列任务换取,比如观看或发布一些视频等等。

  有了红心之后要怎么玩?

  以“集卡分1亿”为例,用户第一次进入活动页面就能拿到一张卡片(还会获得随机的彩蛋卡片),每天可以签到一次。集齐8张卡片,且要符合“缤纷快手,点赞中国”的字符。集齐8张卡的前66666名,最少能拿到66元现金,最多可以拿到2020元。用户可以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红心,拿到更多卡片;或者分享给朋友也能拿到卡片。

  “集卡分1亿”也已经在微博和微信群引起不小的轰动,不少人因为拿到了多张同样的字符卡片,向他人寻求换卡。在微信群,红包转发语会自动生成“段子”,比如“你说,我不是最好看的,但却是最懂你的,比如,我知道你想领红包 。”

  其他玩法,比如“选号夺金”是一个类似彩票开奖的游戏。对于第一次进入参加活动的用户,快手会免费赠送的一组随机号码,随后的号码要用红心兑换。每次用户可以在给定的号码池中选出五组号码,每天会不定时开奖。截止目前,已经有不少用户通过“选号夺金”拿到了1888元、888元、188元的现金红包。

  为了让更多人参与其中,提前过年,快手丰富玩法、降低参与门槛、增加趣味性。宿华在最近对外界表示:“我们希望能够用连接让更多的人参与全民春晚,我们希望真实、多元、美好的中国内涵能够被更多人了解,我们希望未来更多的人和快手一起进入普惠、向善、有序的数字世界。”

  作为中国人的传统节日,春节的意义非同寻常。当除夕的夜晚到来,除了打**、吃饺子,数十亿中国人都会习惯性地打开电视机,拿出遥控器,将频道调到中央电视台。

  2020年春节,有了快手的10亿红包和各种玩法之后,相信这个春晚将会更加热闹。

  本文部分配图来自:图虫网

 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sosoba.org/article-49786-1.html